鸿蒙系统是基于安卓吗

昨天有说鸿蒙破三亿,这本是个好事,
但是没必要不让人说缺点吧
说了下鸿蒙稳定性不够,
就有人怀疑,建议去鸿蒙社区去看看
昨天还有人抬扛,如果鸿蒙基于安卓,老美要告他
那是你根本不知道开源是啥意思,建议百度一下关键词AOSP


鸿蒙系统并不是基于安卓,但是目前有采用核安卓同样的Linux内核,从而实现兼容安卓应用实现过度。在未来实现鸿蒙端的APP成熟后,将会去掉linux内核,只保留鸿蒙微内核,可以实现最终理想上的智能终端分布式系统。”

高手回复:

现阶段的鸿蒙跟安卓的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华为的目标是将来用自己的代码能够完全接管现有的安卓APP,也就是取代AOSP,老王尽管语焉不详扭扭捏捏的说鸿蒙也会吸收一部分AOSP社区的优秀代码,这不就很明显了吗:鸿蒙现在必须要用到AOSP的代码,就是为了让你们快乐的用上安卓APP啊。对于手机来说,操作系统固然是很重要的,生态环境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鸿蒙不能支持安卓APP,那恐怕需要5~10年才有可能打造出一个规模跟安卓相媲美的生态系统,但是时间不等人哪,同志们。看过鸿蒙开源代码的应该知道,包括之前曾经爆出来的的“旧版鸿蒙”,其实就是把关键字Android替换为鸿蒙,这也是为啥说它套壳的其中一个原因。华为之所以这么做的苦衷主要是时间太短了,这么快就要赶着上线,安卓发展到今天十几年的时间了,前面被骂了多少年,到了第十代才算是完善的差不多了,而鸿蒙想要用2~3年去完成别人十几年走过的路,倒不是说完全不可能,毕竟已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纵观历史,我们中国这些年一直在赶超,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都是用了比别人少的时间取得了比别人更大的成就。但这里其实也是有一个前提的,我们很多赶超都是在师夷长技,赶超赶超,那是因为别人走在前面才说我们需要赶超。鸿蒙为什么要兼容安卓APP呢,因为安卓有成熟的APP市场,发展到如今也有十几年的积累了,其规模之大不是任何一个新生的系统能在短时间内可以抗衡的,况且之前买了华为手机的用户也不能说抛弃就抛弃,因此必须兼容安卓APP。兼容的方式最简单、最快速的当然是直接把AOSP拿来用,这一点无可厚非,要明着说起来根本就不是个事,但是坏就坏在华为的营销公关对鸿蒙关于自主研发这一部分的过分夸大,让人产生了反感。迄今为止,鸿蒙的代码里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直接引用了AOSP的代码,但是很巧妙的通过一个自己重新命名的鸿蒙函数来引用安卓函数。从这里其实也可以看出来,鸿蒙是有计划要替换现在引入的AOSP代码为自己的代码的,这些函数一方面证明了鸿蒙对AOSP的代码引用,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华为的决心---这样华为就可以一个函数一个函数的重写,并且重写的过程也是对安卓的一个优化的过程,也正是因此鸿蒙能比安卓快。什么时候鸿蒙把自己重新命名的这些函数用自己的代码全部替换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宣布,鸿蒙中再也不包含任何AOSP的代码了,现在还不行。其实我更倾向于认为,这个完全抛开AOSP代码的目标永远都不会实现,我们先假定鸿蒙将来做大了,成为三大移动操作系统之一,那就不再吸收开源社区的优秀代码了?就连iOS和安卓现在还在互相借鉴呢,如果鸿蒙保持和安卓的兼容性,那就要与时俱进,未来AOSP的优秀代码,仍然是要吸收的,不然那不就自我封闭了吗?将来鸿蒙做的好,安卓也是要反过来吸收鸿蒙代码的,这才是开源精神。老王声称到今年10月份全部拿掉AOSP的代码,这是个很艰巨的任务,工程量太大了,我个人认为3~5年或许可行,除非鸿蒙不再有兼容安卓的APP的需求。但如果真的不需要兼容安卓APP,那L2其实已经做到了,只不过L2是物联网系统,也就是原来的LiteOS的增强版。要做手机系统,还要求能兼容安卓的APP,并且要拿掉几乎全部的AOSP代码,实在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如果真的做成了,那可太牛了,并且华为有自己的芯片,专门针对麒麟进行优化的话,系统也会更流畅。相对应的,安卓要兼容各种芯片,驱动层不得不做的比较庞大,苹果就没有这种压力。很多人会说“安卓是Linux的套壳”以及“iOS/MacOS是Unix的套壳”。现实情况是我们都知道安卓是在Linux内核的基础上开发的,也都知道苹果的系统是在Unix的基础上开发的,当然鸿蒙也是在Linux的基础上开发的,但是引入了大量的AOSP代码。安卓可没有啥好引用的,iOS也一样,对于安卓和iOS来说,Linux/Unix仅仅是提供了一个核,剩下的都是从零开始搞起来的,鸿蒙相当于站在AOSP的肩膀上发展出自己的一套东西。鸿蒙跟安卓的关系更像是Linux界的Ubuntu跟Debian,或是咱们的深度跟Debian。你能说Ubuntu是Debian的套壳吗?那明显不是啊,Ubuntu有他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应用商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Debian更成功,也兼容Debian的程序安装包deb。再说华为的万物互联大一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